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
13

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

电池组配件;镍氢电池;干电池;充电电池;锂电池;纽扣电池;

网站公告
九阳集团下属:九阳电池工厂,九阳光电工厂,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--- 一般纳税人优秀企业,生产型17%增值税, 拥有自主进出口权利,商检备案。.九阳电池所有产品通过中国海关商检、SGS-ROHS认证、美国FCC强制认证、欧盟CE认证、MSDS安全认证。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企业文化
最高罚500元打屁虫就能领回 “打虫”治标不治本(图)
发布时间:2021-11-2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  

  上周,我市交警部门对非法燃油助力车(市民俗称“打屁虫”)展开大规模整治行动,在路面暂扣了139辆违法停放、行驶的“打屁虫”。但到现在,其中81辆“打屁虫”因出示了车辆购买手续,接受交警处罚后已将车领走。

  这不禁让人担心,这些“打屁虫”是不是又回到街道上风驰电掣,横冲直撞了呢?一时的处罚,挡不住城市的“虫害”蔓延。

  “有些人是多次到交警队来领车了,他们办理好手续后,当着交警的面大声和同伴说,等下准备去哪里飙车?”5月15日,市交警部门对“打屁虫”进行集中整治,暂扣了139辆违法停放以及违法行驶的“打屁虫”。昨天,记者从市交警部门了解到,已有81辆车的车主接受了处罚,将车领走。

  5月15日上午9点,在市职教中心大门左侧的人行道上,违法停放着20多辆“打屁虫”,交警对其进行暂扣。

  “这是我的车,我又没有在路上开,为什么要拖走?”一名男生准备将“打屁虫”强行开走时被交警拦下。“驾驶这类车型需要驾驶证,车辆要购买保险才能上路,何况你的车已经涉嫌违法停车。”交警说。

  还有“打屁虫”车主对交警大喊:“你们不就是为了罚款吗?我的车又不是第一次被拖走了。”他拿起电话,对电话里大声吼道:“我的车被交警拖了,你要帮我拿出来,要不然我就不读书了。”

  就在执法现场旁的机动车道上,还有一些驾驶“打屁虫”的年轻人一直在周围打转,而且特意加大油门狂飙,有的驾驶人专门做出挑衅的动作,大声喊道:“你们来抓我呀!”

  “我们在执法时发现,开打屁虫的以未成年人居多。他们的心智尚未成熟,判断能力不足。为了炫耀开快车,很容易出事。”一位交警表示。

  随后,记者来到杉湖北路,在交警执法现场,已经有几十辆“打屁虫”被暂扣。突然,一阵轰鸣的马达声响起,一名小伙驾着一辆“打屁虫”而来,见到有交警,他立即调头,差点与后面的一辆轿车相撞。民警立即通过对讲机,让前方卡点的民警将该男子拦住。

  市交警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,这次整治行动,不仅查“打屁虫”上路,同时将违法停放的“打屁虫”也一并暂扣,威慑力较大。当天,139辆“打屁虫”被交警暂扣。

  昨天,市交警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,在暂扣的139辆“打屁虫”中,已有81辆车的车主在接受处罚后把车领走。

  “参照相关规定,打屁虫属于轻便摩托车,驾驶这类车型上路,驾驶人要有驾驶证,车辆必须到车管部门注册,并购买相关保险。但从来领车的车主情况看,他们几乎都没有驾驶证。”这位负责人说,这些车主大多数是未成年人。

  他们来交警部门领车时,只拿得出身份证、车辆合格证和购车发票,却没有车辆行驶证和轻便摩托车驾驶证。所以,对于未成年车主,家长必须要一同前往,才能领回车辆。

  交警除了对驾驶者进行教育,还将驾驶“打屁虫”的危害告知父母,让他们回家后对孩子进行教育。“在领车前,我们要求车主签订一份保证书,保证今后在无驾驶证以及车辆无相关保险的情况下,不驾驶这类车型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
  “有些父母对我们说,你们真应该把车收缴了,直接销毁,但我们没有这个权力。”据这位负责人说,很多家长知道“打屁虫”的危害,不愿给孩子买这类车辆,但久而久之,多数家长最终妥协。

  “在这81名车主中,还有一些年轻人已经是多次来领车了,他们办理好手续后,有些还向交警挑衅,专门大声地和同伴说,等下准备去哪里飙车?”交警说。

  “在目前的法律允许范围内,交警部门暂扣打屁虫后,只能对驾驶人进行罚款、教育。”交警部门相关负责人说,放“虫“归去,也是无奈之举。

  “其实很多驾驶者都以为这类车型是助力车,再加上商家在售卖时经常误导顾客,所以车主们在购买后就直接上路。”这位负责人说,实际上,从被暂扣的车辆来看,“打屁虫”基本都是没有正规上路手续的轻便摩托车。

  对于这类车辆,交警一般结合相应的证据,判断行为人是否存在着违法行为,根据相关的法律、法规、规范处罚行为人。

  但这位负责人说,对于“打屁虫”车辆本身,没有相应的法律条款进行处置。“对于进行过改装的车辆可强行拆除改装部分,如果收缴的车辆无人来领取,那么按照规定,在对外进行公示后将予以报废处理。”如果不存在上述情况,交警部门不能对车辆采取其他处罚,比如收缴。

  具体到这次行动,被暂扣的“打屁虫”车主如要领车,无驾驶证的就按照无证驾驶机动车进行处理,最高罚款500元,签署保证书,才可将车领回。

  驾驶“打屁虫”被处罚,付出的成本很小,但城市交通安全为它付出的代价是多少呢?

  据统计,今年1到4月,我市共发生涉及“打屁虫”的交通事故110余起,占所有交通事故总数的8.4%,受伤60余人,死亡10人,其中9起涉及肇事逃逸。主要的违法行为涉及无牌无证、非法改装、违法载人、超速行驶、酒后驾车、闯红灯、逆行、不按规定车道行驶等。

  “首先这类车速度快,我们不能强行拦车;其次,车主出示了相关车辆手续并接受处理后,依法必须放车。最重要的是,目前针对这类车辆的相关法律并不完善,因此我们管理起来有难度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
  “3年来,我们查处打屁虫的数量每年都在增长,但市区内这类车辆数量依然很大。”他说,作为交警部门,目前在法律的有效范围内,对“打屁虫”的处罚已经是最严格的了。

  “交警整治打屁虫其实是末端执法,治标不治本。只有其他相关部门积极配合,从源头开始治理才能有效杜绝打屁虫。”这位负责人说,“尽管我们的管理有局限性,但我们还是会加大查处力度,下一步我们将进入校园治理打屁虫。”

  桂林晚报关注“打屁虫”,时间真的不短了,始于对生命的尊重,出于对公众安全的考量。

  2010年8月,“打屁虫”夺掉数条生命的消息传来,本报立即推出特刊,剖析“虫害”,旨在引起全社会对此现象的重视。

  2011年12月,面对愈演愈烈的“虫害”,本报再次呐喊,希望挽救那些“骑”在危险边缘的年轻人,更是为了公众的安全。

  此后,我们仍然持续不断地对“打屁虫”保持关注,但遗憾的是,在轰轰烈烈的喊打声中,虽然相关部门采取了一些措施,但“虫”酿事故、夺走人命的新闻仍然不断呈现在我们面前。

  现在看来,仅仅靠路面管理是很难遏制“虫害”了,因为交警部门也觉得有劲使不上。那么,我们就要呼吁给飞驰的“虫”来两脚刹车:要取得家长、民众的支持,更要有相关部门的通力合作,对“打屁虫”车辆利益链进行全面清理和管制,彻底压缩它的生存空间。